• <mark id="kpgfa"><ruby id="kpgfa"></ruby></mark>

        1. <small id="kpgfa"><dfn id="kpgfa"></dfn></small>
          當前位置:首頁 > > 正文

          黃行洲:獨辟蹊徑的翻譯之路

          發布時間:2019-05-08 09:30      文章來源:www.kansp8.cn       閱讀量:

          【人物簡介】黃行洲,1998年畢業于中國政法大學政治與管理學系行政管理專業,現任中國駐奧地利大使館領事部領事。本科畢業后,黃行洲赴德國慕尼黑大學攻讀政治學、日耳曼語和漢學三門主副專業,獲得碩士學位;2005年,進入慕尼黑翻譯學院中文系學習,主修經濟翻譯,輔修人文科學翻譯;2007年受聘于福州大學外國語學院德語系,主講德語口筆譯課程;2015年3月,黃行洲校友受外交部委派赴維也納常駐,先后在中國駐奧地利大使館辦公室和領事部任職,成為學校歷史上首位以德語為第一工作語言的外交官。

          初識黃行洲校友,很難把這樣一位擁有著豐富翻譯經歷的外交官和法大校友的標簽聯系到一起。為什么畢業于行政管理專業的他,會選擇這樣一條獨特的翻譯之路?一路走來,黃行洲有怎么不同于常人的經歷和感受?談到這些林林總總的經歷,還要從他最初的赴德留學說起。

          另類的赴德行,艱難的留學路

          如果黃行洲最初赴德的選擇,憑借的是年輕時勇于闖蕩和嘗試的一腔熱血,那支撐他度過之后漫長求學歷程的則是堅持與付出。

          德語零基礎的黃行洲,在十個月內順利通過了德國的語言入學考試,但入學后依然面對著巨大的困難。當時的黃行洲還需要接受傳統的德國碩士學習——要在完成一門主業學習的同時兼顧兩門副專業。談起當年三門專業幾十門課程重壓下的學習,黃行洲記憶猶新的就是專業閱讀任務。德語無法和母語出身的學生相提并論,而英語也不過是大學四級水平, “我不得不付出更多的時間,掉更多的頭發——雖然最終的成效仍然不及他們。”

          本世紀初,赴德留學本身就是“另類的選擇和艱難的開端”。放棄國內常規的發展途徑選擇一條不僅前途未卜,而且未來不易的道路需要的不只是沖動,更需要勇氣和堅持。在學習政治學課程的第一節課時,對大學校園尚且不熟悉的黃行洲走錯了教室,迷迷糊糊地聽了一節課,似懂非懂。直到下課后詢問同學才明白,這節課是歷史課,原來自己走錯了教室。多年后回首,黃行洲依然對這件小事記憶猶新。

          每個人的職業開端都是磕磕絆絆,在摸索中走得無比艱難。和大部分畢業生留??佳?,再進入事業單位的發展相比,赴德深造絕對是一條充滿挑戰的道路。而當年的黃行洲偏偏就懷著一腔熱血,在白紙一樣的人生規劃上起步,從最簡單的語言開始摸索,走出了一條不平凡的法大人之路。

          邂逅的是翻譯,遇見的是美滿

          很多人都會想向黃行洲提出這樣一個問題:政法專業出身的你,為何選擇了翻譯作為職業?看過他優秀履歷的人都會認為,黃行洲是一位從小就極富語言天賦的人,其實對他來說,選擇翻譯專業是一場機緣巧合的邂逅。

          多年前,黃行洲在自己居住的學生宿舍樓里拜訪一位上海朋友。彼時的黃行洲已經完成了慕尼黑大學的碩士專業學習,正在考慮下一時期的發展。正是這次無意的拜訪,改變了他的職業道路:從這位朋友的口中,黃行洲聽說了慕尼黑翻譯學院,于是便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參加了學院中文系的考試。

          得益于監考官張人禮教授的知遇之恩,黃行洲有幸直接進入慕尼黑大學二年級開始學習。在這里,他出人意料地收獲到“物質和精神”的雙重獎勵。黃行洲開始利用課余時間從事一些筆譯工作。筆譯工作相比于其他的勤工崗位,時薪更為可觀,很大程度上減輕了他的經濟壓力。更重要的是,筆譯兼職工作使他有更多機會打磨自己的翻譯水準。也正是因為這樣勤苦的練習,黃行洲的筆譯能力很快得到了系主任和專業教師的肯定。而這些領域內學者的肯定和指導更是給了他極大的精神鼓勵,這也成為了他此后十余年筆耕不輟堅持翻譯的動力源泉。

          即便有了這樣一個順風順水的開端,黃行洲依然感覺自己這半路出家的外語學習者的翻譯之路困難重重。語言是一門需要積累的科目,和那些從小便浸潤在德語環境中的高翻相比,他不斷地提及自己缺乏“童子功”,而這絕不是后天努力可以完全彌補的。這種差距讓他多了一份鞭策自我的動力。“翻譯考察的是全面的能力,譯者不僅要具有良好的母語和外語水平,還要有廣博的知識面和很強的應變能力。”此后,黃行洲廣泛涉獵書籍講座,不斷拓展自己的知識面。不論是翻譯專業著作,還是歷史人文類閱讀,抑或漢語和外語的專業詞匯,他竭盡全力將自己變成一塊海綿,沉浸在日常的學習和思考中。而政法專業背景更是給了他活躍思維能力和敏捷的應變能力。

          獨特的翻譯者,不俗的法學僧

          對于黃行洲的選擇,很多人都會持質疑的態度。政法專業出身的翻譯能專業嗎?法學豈不是在工作中毫無用處了?

          面對如此多的質疑,黃行洲卻認為,政法專業背景于他而言并非劣勢和負擔,反倒使他在與其他的翻譯同臺競技之時,于博觀而約取中多一份淡然和鎮定。

          多年前,黃行洲作為福建省人民政府特邀外事翻譯以及省內唯一擁有國家德語二級口譯和筆譯證書的譯員,全程參與了一起重大涉外刑事案件的翻譯工作。開庭前,法官提供了一些卷宗,作為譯員,他需要在短時間內熟悉案件的基本情況,以確保順利完成法庭內外的口譯和筆譯任務。外語專業出身的譯員很難在短時間內閱讀大量卷宗、熟悉案情,法大人的優勢此時便顯露了出來:根據案件的具體情況選擇專業的譯名,在庭審過程中面對法官、公訴人、律師、被告和包括被告所在國外交官在內的旁聽者而保持從容淡定——圓滿完成這些任務,就需要譯員有較為扎實的法律專業知識、較高的外語水平和較好的心理素質。

          “法律案件不能僅停留在準確翻譯術語和句子,更要注意案情和法庭論辯中的邏輯表達。”軍都山下四年孜孜不倦的學習造就了黃行洲的邏輯思維,使他具備了在法庭的唇槍舌戰中抓住重點的能力,確保了他迅速而準確地完成了庭審翻譯的任務,受到各方的一致好評。

          黃行洲不僅在法律翻譯工作領域游刃有余,還在與德語相關的諸多領域都做出了不俗的成績。2007年,他從德國留學回國后進入福州大學外國語學院德語系,主講口筆譯課程,和同事一起成為福建省高校德語專業的創始人。教學之余,黃行洲始終堅持翻譯實踐,他翻譯之路延伸到了兒童文學翻譯、科技翻譯、哲學著作翻譯等諸多領域,累計翻譯稿件上百萬字?,F在作為中國駐奧地利領事館領事的黃行洲,秉承著“不忘初心”“外交為民”的情懷為世界華人華僑服務,為中國的大國外交戰略貢獻著自己的綿薄之力。

          二十年彈指一揮間。黃行洲走出了一條不同尋常的法大校友之路。作為畢業生中首位德語專業教師和首位以德語為第一工作語言的外交官,或許他不像基層公檢法機關的校友那樣日夜伏案,也不像律師校友那樣忙碌奔波,但他同樣在以自己的努力踐行著一個法大人的精神。在總結畢業二十年的學習和生活時,黃行洲說了一句意味深長的話:“每個人的價值觀是決定人生軌跡的重要因素之一。”

          回顧他的職業發展,每一次職業選擇的背后,都是他不斷嘗試的勇氣和勤勉踏實的付出。 “成功的花,人們只驚羨她現時的明艷。然而當初它的芽兒,浸透了奮斗的淚泉,灑遍了犧牲的血雨”。這是冰心女士的一首小詩,也是和冰心女士一樣祖籍八閩的黃行洲校友時常吟誦以勵志的話語。

          張澳璇 編輯/黃雨薇 

          相關文章

          院系專業

          红包猎手